图片 1

民营油企称两巨头“闹激情”导致油荒

图片 1

“说民营油企囤油,那是借口,是不负责任的说法。地炼开工率低是因为没有原油资源可炼,我们的炼油还是盈利的。”11月7日,面对民营油企停产和囤油导致“柴油荒”的指责,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会长、泰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跃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采访时这样反驳。在他看来,柴油供应紧张是利益集团垄断造成。

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驳斥“地方炼油厂停产导致油荒”说。

据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提供的数据显示,民营油企有5000万~6000万立方米的仓储能力。目前,民营地方炼厂的开工率由38%提升至42%,并没有停产,油库也基本没油。

2011年10月23日,四川泸定县加油站旁,众多货车排队等待加柴油。

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此前曾表示,我国成品油的炼制20%是来自地方炼油厂或民营企业,民营企业亏损,所以只好停产,由中石化等国企来补这20%的份额。

在“油荒”问题上,民营石油业者开始高调反击。昨日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召开新闻发布会,执行会长齐放表示,今年出现“油荒”并无特殊原因,而是“两桶油”对定价不满在闹情绪,希望向政府要补贴,而其根源就是目前垄断的石油体制。

“截至11月3日,民营地炼的开工率达到43%,这是今年最高的水平,平时一般情况下是28%~30%左右。”南京蓝燕石化储运有限公司总经理钱其连说。制约开工率的重要因素是地炼没有更多的原油可炼,因为地炼没有原油进口权。

地炼无油源开工不足

金银岛分析师韩景媛说,上周山东地炼常减压装置整体开工率在38%的水平,较前一周下降2个百分点。由于地炼库存原料多已加工完,新进原料因价格等原因未能及时补进,故装置被迫停工。

10月初发改委下调国内成品油价格后,对于油荒的报道逐步见诸媒体。对此,齐放认为,油荒的根本原因是两大石油公司对于政府定价不满而在“闹情绪”。据介绍,按照目前的定价机制,7月份时本来应该要上调油价,但是鉴于通胀考虑政府没有上调,而10月初政府根据机制下调了油价,因此两桶油就开始“闹情绪”,炼厂开始逐步检修,导致供应不足。

工商联石油商会的数据显示,目前国内70%的炼油能力掌握在中石油、中石化手上,地炼只占30%。但是,原油进口权完全掌握在三大石油公司以及其他国有企业手中。

对于此前中石化指出地方炼油厂因炼油亏损,停产导致“油荒”的说法,齐放表示,虽然民营炼厂的产能有1.3亿吨,但实际上开工量只有4000万吨,山东地炼虽有5000万吨产能,但两大石油公司每年只配给170万吨原油,地炼因无油源明显开工不足。他表示,山东地炼目前没有一家停工,民营炼油厂进口燃料油来加工成品油,成本比两大石油公司原油成本每吨高出1300元,但目前依然有利可图。

张家口联合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齐放称,民营炼厂产能有1.3亿吨,但实际上开工量只有4000万吨,山东地炼虽有5000万吨产能,但两大石油公司每年只配给170万吨原油。没有原油,只能进口高价燃料油来加工成品油,成本比中石化每吨高出1300元,但目前依然有利可图。

民营油企没实力囤油

对于囤油的说法,张跃说:“民营油企有5000万~6000万立方米的仓储能力,目前油库基本没有油,再说现在也进不到油,也无法囤油。目前囤油甚至不够支付利息。”

对于有观点认为民营企业囤油导致油荒的说法,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执行会长钱其连则表示,目前柴油已经很贵,现在民营企业没有这个资金实力来囤油,况且现在是有钱也买不到油。他认为,如果政府放开国内民营企业进口成品油以及原油,将减缓国内油荒问题。

齐放认为,油荒根源是现行的石油管理体制造成的,国家应该在一定程度上放开原油和成品油的进口权。目前,全国工商联已提交了一个关于石油体制改革的方案,并呈报给国家发改委、商务部、能源局等相关部门。这其中,有一项是关于适度或有条件放开市场,允许民企从国外进口成品油。

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的数据显示,目前国内70%的炼油能力掌握在两大石油公司手上,此外进口成品油和原油也完全由两大石油公司垄断。

观点

齐放:发改委约谈“两桶油”效果未现

对于此次油荒,此前中石化方面将矛头直指民营炼油厂。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此前在金麒麟论坛上表示,我国成品油的炼制20%是来自地方炼油厂或民营企业,民营企业亏损,所以它只好停产,现在由中石化等国有企业来补这20%的份额。此外中石化方面也表示,目前炼厂的炼油负荷已经达到了100%甚至101%,正在全力增产。中石油也表示在增加产量以及进口保证国内供应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